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女淫水满天飞
母女淫水满天飞

母女淫水满天飞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岛之上,坐落着一片宏伟的宫殿,这里是海外第一大组织--天王殿。

  此时,五大天王,十八大将全部聚集于此,凝视着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对。”夏天斩钉截铁地说。

  “六年前我被赶出夏家,流落庆市,又被人算计下药,与她发生了关系。”

  “后来我遇上贵人,来到这里,一手创立了天王殿。虽然我已拥有了这世界上最顶级的权利,以及财富和地位,但我承诺过她,我一定会对她负责,回去娶她。”

  说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纪也就二十出头,眉目如画,鼻梁直挺,小嘴丰润,当如绝世佳人,也不知道她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我走之后,天王殿暂时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绪,对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说道。

  男子名叫韩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韩涯无奈,“既然你执意要回去,兄弟们都不拦着,华夏庆市我已经提前打点好了,我在那边买下了一座城中城国际商贸中心,庆市首富唐龙曾经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会替你鞍前马后。”

  “韩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买个城中城来干嘛?”夏天心生不满,语气里也带着淡淡的怒意。

  韩涯奸诈一笑:“老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想让天王殿落叶归根,回归华夏。你这次回去,不刚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础?”

  “草。”

  夏天踹了韩涯一脚,果然,老大就是用来做牛做马的。

  “走了,孩儿们,别太想我。”

  身后,五大天王,十八大将集体向夏天敬了一个标准的礼,眼中含泪,凝视着渐渐远去的吉普。

  次日,华夏庆市。

  “就是这里了。”

  夏天站在周家别墅大门前,脸上浮现出一丝的感慨。

  那一夜之后,夏天对那个女孩说,待他有出头之日,一定回来娶她。

  “婉秋,我回来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居然有些紧张。

  正在他在思考该用什么方式进别墅大门的时候,大门,却已经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莫约四十岁的胖妇人,手里还端着一盆馒头,大约是周家的保姆,准备把这些馒头倒门外的潲水桶里。

  她的身后,还跟着走出来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有些面黄肌瘦,明显是营养跟不上。

  但…五官长得却很精致,特别是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宛如星辰,虽然还小,却已经是个美人坯子了。

  “张...张婆婆,能不能给小草一个馒头啊,小草…很饿。”

  小女孩看着那胖妇人手中的馒头,大约是饿极了,不断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怜兮兮。

  胖妇人却是眯眼一笑,脸上抹过一丝的奸诈:“小草想吃馒头,是吗?”

  “嗯。”小女孩重重的点了下头,眼神里都是期待。

  “白味馒头不好吃,我给你加点料怎么样?”

  话音刚落,那胖妇人就在其中一个馒头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边的潲水桶里面涮了一下,递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来,小草,这个馒头给你吃,香着呢。”

  看到这一幕,夏天眉头瞬间紧皱,身上隐约有怒气横生。

  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人,用这种恶让人作呕的方式去对待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着胖妇人手中的馒头,有一点茫然,她知道那馒头很脏,但是,她很饿。

  下意识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个馒头。

  “快吃吧,不够我这里还有。”胖妇人笑眯眯的看着小女孩,把整盆馒头都倒进了潲水桶里,然后又捞起来一个。

  “不要吃,这太脏了!”

  眼看着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馒头,夏天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里的馒头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饿…”小女孩眼眸闪了几下,声音里带着委屈。

  这一瞬间,夏天的心头莫名像是针扎一样心痛。

  他转头看向那恶毒的胖妇人,沉声道:“你是畜生吗?”

  “你是谁,干嘛多管闲事?”那胖妇人皱着眉头看着夏天,语气里都是不屑,“不过就是周家的一个小野种,老娘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周家的小野种?”

  夏天一怔:“谁的种?”

  胖妇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个乞丐生的种嘛,当年可是把周家的脸都丢尽了。”

  夏天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这个小女孩,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袭来,那精致的五官,瞬间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难不成,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儿?

  夏天如遭雷击。

  “周家三小姐,叫什么名字?”

  胖妇人瘪了瘪嘴,“还能是谁,周婉秋喽。”

  原来,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儿,一股怒火瞬间弥漫了整个胸腔。

  夏天无法想象,这几年,母女俩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生活,随便一个周家佣人,都敢作践他的女儿。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么的歹毒,居然敢这样对我女儿。”

  此时的夏天,脸色阴沉,如一尊怒目金刚,欲要发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门。

  “你...你女儿?”胖女人张大嘴巴,“难道你就是,那个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开口:“叔叔,我...我饿!我想,去外面找妈妈。”

  “妈妈没在里面?”夏天一愣。

  那边的胖妇人下意识的讽刺道:“周婉秋现在正在金碧阁陪野男人风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顾她的女儿?”

  “我这还是菩萨心肠,把馒头给她吃,不然她早就饿死了。”

  “我说,你真的是...”

  “啪”

  这胖女人的一句话还未说完,夏天抬手便是一个耳光。

  眨眼间,五条裂开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脸上,触目惊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单手提起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个上半身塞进了潲水桶里。

  夏天的心很乱。

  不只是因为他回来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吃潲水馒头。

  还因为,自己在海外牵挂了六年的那个女人,居然会丢下自己的女儿不管。

  出去与其他野男人鬼混?

  难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错了她?

  看着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女儿,夏天心头莫名生出来了一丝怨念。

  “你...叫什么名字?”

  确定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自己女儿的时候,夏天有点紧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叔叔,我叫周小草。”

  夏天将周小草抱了起来:“那叔叔先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周小草有些怯生生的点了下头,她对陌生的叔叔还有些忌惮,但是,她实在是太饿了。

  “吃完饭,叔叔带你去找妈妈。”

  夏天就近找了一家德克士,给周小草点了一大堆的东西。

  看着周小草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夏天心头泛酸,她一定是很饿很饿,所以才会这么狼狈。

  “慢点吃,不够叔叔再给你点。”

  终于,周小草吃饱了,她以为夏天不会注意,悄悄的将一个鸡腿给藏到了自己的口袋之中。

  “小草你这是?”夏天一惊。

  周小草有些惊慌,怯生生的看着夏天,道:“叔叔,小草不是想顺东西,只是想把鸡腿,带回去给妈妈吃…”

  给...妈妈吃...

  夏天的心头狠狠一抽。

  周婉秋都丢下你不管不顾,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了,你居然还想着她?

  “小草,你妈妈对你那么坏,你为什么,还...”

  然而,夏天的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

  周小草却突然变脸,气鼓鼓的瞪着他,明显是生气了。

  “我妈妈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所有人都欺负小草,只有妈妈会保护小草。”

  “叔叔是坏人,说妈妈坏话的都是坏人!”

  说着,周小草就大哭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跑。

  夏天没想到女儿的反应居然会那么的激烈,急忙抱住周小草,道:“小草对不起啊,叔叔不是故意的,叔叔给你道歉。”

  曾经在枪林弹雨中都不皱一下眉头的夏天,此时在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居然慌了。

  “叔叔再去点一份鸡腿,给妈妈打包好吗?”

  “小草别生叔叔的气了。”

  夏天劝了好久,终于抚平了周小草的情绪,又点了一桶鸡腿,让周小草带给自己的妈妈。

  夏天想不明白,周婉秋抛下周小草不顾,去和其他男人鬼混,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妈妈的做法。

  为何周小草却还这么维护自己的妈妈?

  难道,是那个胖女人胡说八道?

  又或者,这其中还有其他的误会。

  夏天原本震怒的心平静了下来,这么多年来,还是改不掉这冲动的毛病。

  那个胖妇人说周婉秋在金碧阁私会,夏天开启导航,带着周小草去了金碧阁。

  此时,在这金碧阁的一处包房里面。

  一名身材姣好,五官精致,打扮性感迷人的年轻美女正在陪着一名中年男子吃饭。

  这中年男子又黑又胖,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手上带着黄金戒指,满口的黑牙,一看就是混社会的。

  这个年轻美女,正是周婉秋。

  而这个男人,叫黄松,庆市这一代的地头蛇。

  黄松倒了满满一杯酒递给了周婉秋,笑着说道:“周小姐,很高兴你能出来陪我,来,我们喝一杯。”

  周婉秋有些为难,一脸的不自然。

  “黄大哥,我...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酒没关系,多喝点不就会了?”

  说着,黄松不由分说的将酒递到了周婉秋的面前。

  在周婉秋将酒杯接过去的时候,他顺势将手放到了周婉秋的大腿上。

  周婉秋打了一个激灵,被子里的酒一下就洒了出来,黄松却是眯眼一笑,看向周婉秋的时候,眼中满是邪恶。

  “坐过来。”

  黄松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周婉秋俏脸一变:“黄哥,这...”

  “叫你坐过来,难道,你不想让我帮忙了?”

  黄松言语之中,带着一丝威胁,周婉秋犹豫了一下,唯唯诺诺的朝着黄松的大腿上坐了过去。

  “嘿嘿,周小姐,只要你听话,哥高兴了,啥事情都能给你摆平。”

  黄松一脸的邪恶,准备开始进一步的动作,周婉秋心头有些排斥,但却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就在此时,包房门口突然被人推开。

  “妈妈...”

  周小草的声音让周婉秋如遭雷击。

  周婉秋下意识的便从黄松的大腿上弹了起来,惊慌失措。

  “小草,你怎么来了?”

  周小草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那边的黄松却是愤怒的一把将周婉秋给拉了回去。

  “周婉秋,这就是你的诚意?”

  “你干嘛把你女儿叫过来了,还带来了一个男人,你这让我,很不开心啊。”

  说着,黄松已经旁若无人的对周婉秋上下其手。

  如果周小草不在,或许,周婉秋咬咬牙就过去了,但她怎么能够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被人侮辱?

  “啪”

  情急之下,周婉秋扇了黄松一个耳光:“黄先生请你自重。”

  黄松当时就愣住了,一秒之后,他勃然大怒。

  “周婉秋,你他妈活腻了,敢打我?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黄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将周婉秋扑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周小草直接被吓哭了,哭喊着“放开我妈妈”。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冲了过去,夏天一把将黄松给提了起来,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一拳,眼眶爆裂。

  又是一拳,鼻梁碎了。

  第三拳,满口血牙全崩。

  最后,黄松一阵惨叫,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尽管,夏天对周婉秋的印象很迷,甚至有些失望。

  但是当他在看到周婉秋被其他男人欺负的时候,夏天心头的那一股怒火,再次燃烧。

  “走。”

  夏天看都没有看那昏死过去的黄松一眼,抱起周小草,又一把拉着周婉秋走出了包房。

  周婉秋那惊慌的内心充满了疑惑。

  因为,她根本没有把夏天给认出来。

  “你是谁?”

  夏天转过头去,将自己那一张脸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了周婉秋的眼前。

  他的声音,有些阴沉,也带着两分激动。

  “周婉秋,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周婉秋目不转睛的看着夏天那一张俊朗帅气的面容。

  三秒之后,如同有一道闪电劈在了她的头顶,猎猎作响。

  “你是...夏天...”

  周婉秋终于把夏天认了出来。

  那一个,六年前稀里糊涂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

  那一个,曾经说要回来娶她的男人。

  那一个,改变了她的一生,让她等了六年的男人。

  周婉秋大脑先是一片空白,随后便是一片混乱。

  气氛一度凝固到了一个冰点。

  事实上此时的夏天,心里也是乱成了一团。

  这个女孩虽然稀里糊涂和她过了一夜,但是,却是给夏天一种天龙中虚竹和梦姑的感觉。

  一夜之后,他认定了这个女人。

  六年的朝思暮想,但当真正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现状,却和他之前的美好想象完全不一样。

  “你就算不打算等我了,但是,为什么不顾我们的女儿?”

  这话刚说出来,夏天就后悔了。

  因为他很明显的看到周婉秋的情绪开始崩溃。

  眼泪,开始不断地从她的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然后...啪...

  周婉秋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了夏天的脸上。

  夏天呆立当场。

  就连他自己,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因为你,我的一生都毁了。”

  “因为你,全家人都嫌弃我。”

  “因为你,我被未婚夫退婚,”

  “你可知道,这六年来,我和小草是怎么过来的?”

  “今天,你回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质问我的吗?”

  周婉秋歇斯底里的咆哮,这六年来,她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

  但是,她始终相信,那个男人,总有一天会回来找她。

  如今他回来了,但是,这和周婉秋想象的不一样。

  这一刻的夏天,心中酸楚,眼中,火辣辣的:“婉秋..我..”

  夏天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给周婉秋擦眼泪,但是却被她一把拍开。

  “别碰我,你个畜生。”

  “你是不是以为我丢下小草,来和其他男人鬼混?”

  “你是不是以为我周婉秋是一个下贱的女人?”

  “李香琴看上了小草的眼睛,要她的眼角膜,我保护不了小草,只得来找黄松。”

  “因为黄松是李香琴的干弟弟,他说只要我愿意陪他,他就可以劝李香琴放过小草,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能怎么办?”

  嗡...

  夏天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

  果然,他误会周婉秋了。

  周婉秋做出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周小草。

  同时,夏天胸腔里面的那一股怒火,快要爆炸了。

  李香琴,她是谁,她好大的胆子。

  居然敢打自己女儿眼睛的主意,她有几条命?

  “对不起婉秋,对不起。”

  夏天不顾周婉秋的反抗,猛地一把抱住了她,这一刻的夏天,只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融化了。

  老天保佑,她还是那个梦中de女孩,那个完美的女孩。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说,从今往后,我再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委屈。”

  周婉秋终究还是没能挣脱夏天。

  她埋在夏天怀里放声大哭,好似将这几年受的全部委屈,都发泄出来一样。

  一家三口回到了家中,一处很普通,很古旧的三居室。

  虽然古旧,但是,却收拾的非常干净。

  “你们就住在这里吗?”

  夏天打量着周围,想着周家那气派的别墅,再看着这破旧的三居室,拳头不由得捏紧。

  “嗯。”

  周婉秋点了下头:“当年我被人下药,和你发生了关系,遭到了未婚夫退婚,让家族遭受了奇耻大辱。”

  “然后,我们一家都受到了牵连,所以就只能住这里了。”

  “你爸妈呢?”夏天问道。

  “回娘家了。”

  周婉秋有些失落的回了一声,然后帮夏天将其中一间卧室收拾了出来。

  而一旁的周小草则一直怯生生的跟在周婉秋的身后,吃饱之后,她对夏天,多了一分怯意。

  “小草,叫爸爸。”周婉秋说道。

  周小草却是有些惊恐,好似那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夏天蹲下身去,用手摸摸周小草的头:“小草,我就是你爸爸,以后爸爸保护你啊。”

  “爸爸,保护小草。”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峰文学] 回复数字4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周小草嘀咕几声,突然扑到了夏天的怀中,哭了起来。

  “爸...爸爸...”

  这一刻的夏天,心中再次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那个李香琴,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件事情,周婉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惶恐。

  “她是庆市这边开ktv的大人物,前段时间因为醉酒出了车祸,右眼瞎了,需要做眼角膜移植手术。”

  “然后,她看到小草的眼睛长得非常的漂亮,所以,就想要小草的眼角膜。”

  “那个女人在庆市这边家大业大,我这些天想尽了一切办法阻止都无济于事,最后,就是那个黄松找到了我,所以我才...”

  “畜生!!!”

  夏天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拳头周围,直接有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出现。

  这种事情,别说是对方看上了他夏天的亲生女儿。

  就算是其他任何人,都会让人怒不可揭。

  夏天看着周婉秋母女,在看向周小草那一双漂亮至极的大眼睛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面下意识的就浮现出了那种瞎眼之后,两眼无神的空洞画面。

  这让夏天更加的愤怒。

  “周家在庆市,也算是不小的家族了,这种事情,周家人没管?”

  周婉秋苦笑一声:“小草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让他们丢尽脸面的野种。”

  “他们,巴不得小草死呢。”

  夏天的脑海里面又一次浮现出了之前那个胖女人让周小草吃潲水馒头的画面。

  他深吸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将周婉秋母女拥入怀中。

  “别担心了,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从今往后,由我来保护你们母女。”

  午夜时分。

  庆市一家豪华的别墅里面。

  一名四十多岁,右眼蒙着纱布,穿着打扮都是雍容华贵的女人坐在那真皮沙发之上。

  手中,拿着一张照片,那是周小草的照片。

  照片上的周小草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比那些童星还要漂亮。

  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太美了,如同浩瀚宇宙中的星辰一般。

  怕是这天底下,就找不出来第二双这样的眼睛。

  “太美了,真是太漂亮了。”

  这个女人便是李香琴,她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在周小草的那一双眼睛上面,一脸的痴迷。

  “大姐,你要的是她的眼角膜,又不是要她的眼珠子。”

  “所以,你那么痴迷也没用啊。”

  “而且,你的眼睛,本来就很漂亮。”

  旁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厚厚的鼻音和豁风的感觉。

  “她的眼角膜,一样让人痴迷。”

  李香琴抬起来头,看向了这个脸上缠满了纱布的男人,瞬间眉头一皱。

  “你这是咋了?”

  这个男人,便是黄松。

  此时的黄松一脸的愤怒,道:“原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玩玩那个周婉秋的,反正把她玩了,她女儿一样得把眼角膜给你。”

  “但是,中途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把我给打了一顿。”

  “姐,等你手术完成了,我一定要把那家伙碎尸万段。”

  李香琴寒声问道:“那周婉秋不是没男人么,那个男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啊。”

  黄松恨恨的说道:“以前从没有见过那小子,长得倒...倒...”

  话到此处,黄松突然变得结巴起来。

  那纱布缠绕之中的两只眼睛下意识的就露出了一种惊惧。

  之前他被夏天暴打的那一幕,瞬间充斥着他整个大脑。

  “你...你怎么来了?”

  “来人。”

  “别喊了,外面的那几个人不经打,全趴下了。”

  门口那边,夏天踏步走来,如同黑夜里的恶魔。

  夏天没有回答,径直走向李香琴这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你就是李香琴?”

  李香琴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向夏天那边:”没错,我就是李香琴,就是你打了我干弟弟?“

  “对,我打的。”

  夏天倒是直接:“知道我为啥来找你吗?”

  “为了那个小野种?”

  夏天道:“她不是小野种,她有名字,叫周小草,是我的女儿。”

  “呵...”

  李香琴嗤笑一声:“原来那小野种的爸爸回来了啊,不过,那又如何,我看上了你女儿的眼睛,她把她的眼睛给我,是我看得起她。”

  “她应该感到荣幸,而你,也应该开心才对。”

  荣幸?

  这个女人到底是变态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就要夺走了人家的光明,人家还要对他感激涕零吗?

  此时的李香琴,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姿态。

  “看在你是那小野种父亲的份上,自己断一只手,滚出我的别墅,不然一会,你后悔都来不及。”

  话到此处,这个李香琴反倒是越发的高高在上起来。

  夏天用手轻柔太阳穴,古时候人分高低贵贱,上等人,向来把下等人当成猪狗。

  但是现在,是人人平等的社会。

  他额头上的青筋,已经一根一根的暴起。

  区区一个华夏地级城市,开ktv的女老板,居然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居然敢如此的无法无天。

  这,真是没天理,没王法了。

  “所以,我女儿把眼角膜给了你,她失明了,你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她失明了,与我何干?“

  “反正我能够用她的眼睛,看到这世界上更美好,更高端的风景。”

  “而且,我会给她钱,十万,又或者二十万...”

  嘭...

  夏天震怒的一拳,将那个李香琴砸飞出去。

  一旁的黄松吓得连连后退,大喊快来人。

  李香琴没想到夏天居然敢对她动手,脸上,写满了狰狞与愤怒。

  “你这个低等的贱民,居然敢...”

  轰...

  又是一拳,她整个颧骨都被夏天给砸塌了。

  透过旁边的玻璃看到自己这一张塌陷的脸,李香琴整个人都疯了。

  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这张脸,所以,在眼睛受伤之后,她才会迫不及待的想找一只漂亮的眼睛。

  而现在,看着镜子之中那一张塌陷变形的脸,李香琴疯狂的好似一头厉鬼一样大吼大叫。

  “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夏天一脚踩在了李香琴的胸口之上:“动不动便说要杀人,人命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值一提?”

  “你,就这般目无王法?”

  “哈哈...哈哈哈...”

  李香琴狞笑着:“在这庆市,我就是王法。”

  “这庆市有将近一半的娱乐城都是我开的,在这里,我李香琴说一,没有人敢说二。”

  “我就是这座城市的女王。”

  “你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居然敢对我动手,你死定了,不止你要死,你女儿也要死。”

  “还有那个周婉秋,她全家都要死。”

  李香琴太狂了,就算是她现在被夏天踩在脚下,却依旧是那样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

  夏天深吸一口气,他将踩在李香琴胸口上的那一只脚给缩了回来。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峰文学] 回复数字4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怕了?你刚才不是很牛逼吗,现在怕了?”

  李香琴在黄松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但是,你现在害怕,已经晚了。”

  “我李香琴是一个很讲原则的人,说要杀你全家,就要杀你全家。”

  夏天确是喃喃道:“既然你那么喜欢杀人全家,那么,今晚你全家,就下地狱去吧。”

  李香琴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哈,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让我全家下地狱?”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李香琴说出这种话来?”

  然而,她这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一个震怒的声音。

  “李香琴,你他妈又算个什么东西,敢威胁天哥?”

  一大群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带头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穿着一身唐装的中年男子。

  见到这名中年男子的瞬间,李香琴和黄松的瞳孔都是猛地一缩。

  “唐...唐首富。”